拚命「以核擋綠」為哪樁?

能源萬象

徐光蓉/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理事長


拚命「以核擋綠」為哪樁?

從20世紀轉入21世紀,眨眼間就到了截然不同的世界;短短10數年時間,原本超級電腦才能做的事,現在手機就能處理;以往昂貴的越洋通訊,今天像在隔壁般方便、價廉;網路世界逐漸取代有線電視、紙本書報;資訊氾濫、唾手可得,卻又難分真假。電力系統也開始面臨巨大轉變,只是享有龐大既得利益者仍試圖阻擋潮流緊抓不放;台灣擁核者突然口口聲聲「以核養綠」,行動上卻不停止壓抑再生能源──「以核擋綠」,就是這樣的背景下產生。

綠電長大威脅核煤

先來談成本。當投資人考慮投資電廠時,估算的花費會包含廠房機具、貸款利息、(40年)燃料、運轉維修與人事等。同樣的電廠,如果每年可發電4000小時,每度電成本就會比每年可發電8000小時高,所以投資前就需了解每年可發電的時間長短;以40年計,總投資除總發電度數就是一般談的「發電成本」。很多國家為了保護消費者不被電力公司剝削,管制電力公司收的費率,但政府也容許電廠收取一定比率的利潤;然而,後者間接地鼓勵電力公司興建昂貴的電廠,藉此調高費率獲取高額利潤!
 
電價訂出後,真正運轉時考慮又不一樣;電力公司會優先使用單位發電燃料最便宜的發電型式,以便賺更多;相對於天然氣發電,過去燃煤與核電確實有此優勢。但運轉更便宜──零燃料──的風和太陽光電開始進入市場,局勢產生變化。在美國一方面有大量自產頁岩氣,便宜的天然氣與興起的風、太陽光電逐漸取代煤與核電,使後兩者在運轉價格上都難以競爭,只得關廠。
 
風電與太陽光電的擴張大幅削弱傳統電力公司的營收,設廠時以為每年可發電6000小時,降成每年只能運轉4000、3000小時或更少,電的費率無法輕易上漲但賣出的電量大幅減少,導致利潤緊縮。一些電廠還沒到預估的使用年限就得關門,不僅利潤沒了,投資還可能血本無歸,成了滯留成本(stranded cost)。 所以,風、太陽光電長大、成了氣候,對核電或煤電業者而言,是致命的威脅。
 


美核電廠陸續關閉

更何況,風、太陽光電與核電基本上是水火不相容。前兩者屬間歇性,隨天氣晝夜波動,現代的氣象報告能準確地預測半小時內的可能變化,需要靈活的其他發電設施,如水力、地熱、天然氣、汽電共生或者利用需量調整等機動性搭配。核電則缺乏彈性,不能為了幾個小時需求改變而任意開啟、降載或關閉,正常的開或關需要約1星期;運轉零燃料成本的風、太陽光電量大時,核電無法降載因應變化,除了小部分可儲存外,不是切斷風、太陽光電,就只能設法耗掉多餘的電;核能發電比率越高,風、太陽光電可以發電的空間就越窄;或者像美國這樣自由的電力市場,風、太陽能發電量越來越高時,核電廠只得陸續關閉。

擁核人士在台灣使用核電這40年來,一直蔑視綠電,壓根連「稱讚」的話都沒說過。最近應該是真正開始感受到綠電對核能的威脅,想勉強延續核電生命,才突然編造出毫無根據、了無誠意的「以核養綠」,真正骨子裡真想要「以核擋綠」;大家千萬別被騙了!
 
 

近來有論者認為日本是「以核養綠」,台灣亦應效法,但也有人憂慮這是「以核擋綠」。
圖為核四廠(龍門核能發電廠)外觀。資料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