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核災公害概觀 ─ 矢崎克馬系列文章之七(最終回)

核能議題

關鍵字

福島核災公害概觀 ─ 矢崎克馬系列文章之七(最終回)


文/矢崎克馬  翻譯、整理/宋瑞文  審稿/上前万由子等

前言:

矢崎克馬為日本物理學者、琉球大學名譽教授;曾至國會擔任專家證人,解說游離輻射的健康影響。311後他發表系列文章,闡述福島核災、游離輻射危害,與政府責任,本文為最後一回。矢崎教授將於10月20日、21日來台演講活動資訊請按我


(7)福島核災游離輻射汙染公害概觀

據渡邊悅司等人所著的「放射線被曝的爭點」,從爐心熔毀的福島核一放出的游離輻射線量,是車諾比的4.4倍,而現在,讓熔融的爐心隔離於周圍環境的工程,尚未成功。

政府連游離輻射汙染地圖也不做,放射線管理區域僅限於福島。現在光是來自福島縣的避難人數,就有14.4萬,縣外沒被政府統計到的,則有數萬人之譜。
 
避難指示區域外的避難者,政府給的補助要被中止了。因為政府正在推動,無視核災慘禍的「復興」工作。


「游離輻射公害」這個概念,和反核、復興等,是完全不同的,是基於「被曝」而產生的被害。不是只限於福島,而是及於全日本的被害。


*圖說:車諾比核災污染區分級(來源:每日新聞)。
前兩級高污染區,禁止商業用農業活動。

 

特別是,在車諾比法裡禁止生產的高汙染地區(編注:參考上圖),在日本卻繼續生產,透過「風評被害」、「吃福島產來支持福島」等口號,強制日本全體國民「內部被曝」,而擴大了被害程度(編注:車諾比法禁止農業生產的標準是一年5毫西弗以上;福島是20毫西弗內都可居住。)

全日本的國民,為了守護自己的生存權,避免因為飲食遭到內部被曝,被迫在日常生活中戰鬥。
 
被害狀況不是未來式,而是緊急事態:現在就有大量甲狀腺癌發生,其他為數甚多的疾病傷害等遭到蒙蔽,未能為全國國民所認識。

根據總務省的日本人口動態調查,日本總人口在311時因為地震海嘯等大幅減少後,短期內也順著少子化跟高齡化的減少趨勢下降,但2012年1月開始,減少速度是後者以往趨勢的2.7倍,陷入「大量減少模式」

從死亡數統計可以判斷,大量減少模式下的75歲以上高齡人口,因為游離輻射而縮短了壽命。重症患者和醫院患者數以2011年為轉捩點,之後異常增加。

現在全日本都受到「原子力緊急事態宣言」的限制。政府變得可以無視保護居民與環境的法律,被曝限制額度提高到20倍(20毫西弗)、汙染物再利用的限制額度提高到80倍(8000貝克/公斤),在政府的推動下,強制被曝、強制汙染的惡劣狀況持續擴大。

 

*圖說:車諾比法救助項目之一部份:
每月補償金、提早領取年金、電費等公家服務費用折扣、租屋折扣。
圖片來源:紀錄片「國家做了什麼補償?~車諾比法23年的軌跡」截圖。

 

在烏克蘭,有車諾比法保護居民,投入巨額預算救助(編注:參考上圖);在日本卻不是如此,若要避免一錯再錯,需得擺脫國際核能的遊說,不被霸道的功利主義所誘導。

國際原能總署IAEA在福島設置的事務所,一直主張「居民不可以避難」、「資訊要控管」,一如他們過去低估車諾比核災對人體的傷害,認為「只有甲狀腺癌罷了」。

而日本則是連小兒甲狀腺癌都不承認,且前述IAEA的主張,幾乎全面實施。

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ICRP,基於2007年的公眾建議,從根本改惡了被曝的防護概念,「要理解核災也是核能的一部分」。

還創造出核災時讓住民忍受大量被曝的「緊急被曝狀況」,跟核災後的「現存被爆狀況」,種種犧牲住民的的制度設計。

在核能緊急事態宣言的背後,有像這樣的、來自國際核能遊說團體的強力控制。

核電,是為了鈾濃縮作業能夠常態維持下去才被引進的,是補充核武戰略的產物。自原爆後,深藏在核軍事戰略裡最深處的,便是「隱匿放射能所造成的被害狀況」。

反之,犧牲了生存權與環境的放射能公害,則是世界上各擁核政權在能源政策上的最大破綻。
 
硬加在沖繩邊野古、高江的新美軍基地與直升機基地建設,是依賴核能體系的國家權力,蕩平了人權、地方自治,與自然環境,亦即引發戰爭的武力主義。

違反海牙公約,奪取住民土地的、既成事實化的普天間美軍基地,應無條件歸還。

國家權力支配著人權的結構,和它對放射能公害的處理,百分之百有一樣的共通點。
 
政府應該脫離核能體系,立即停止核電廠的重啟與技術輸出。

我主張,政府與其行政體系,應該承認放射能公害的存在,守護住民免於放射能被害,用心地,提出必要的施政。



※本文為矢崎克馬文章〈在日本進行中的異常人口減少——許多老人因為游離輻射失去生命〉之最後一節。為方便讀者閱讀,將各章節獨立成篇,從文中摘句,另訂標題。
原文網址:
http://okinawahinansha.wixsite.com/houshanou-kougai/editorial-statement4

註1:
據核電停止訴訟律師井戶謙一的臉書,資料是由南相馬市議会議員大山弘一提供。本表為矢崎原文所無,但因為是相關數據的最新資料,且舊資料連結部份遺失,因此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