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時應該換手機?以氣候觀點分析生命週期碳足跡應用在生活上的個案分享

氣候變遷

關鍵字

手機、氣候、碳排

※封面圖片:來源

何時應該換手機?以氣候觀點分析
生命週期碳足跡應用在生活上的個案分享


文/Tony Yen (媽盟特約撰述)​

最近我手機的螢幕故障,因此面臨了是否修復舊手機還是購買新手機的決策命題。「除了財務上哪種選項划算之外,更換手機的氣候效應會是甚麼?」也是我進行決策時被納入考慮的因素之一。底下這篇文章就來分享整個決策的過程和結果;本文使用的參數都是我實際上決策時曾使用到的數值。


財務觀點分析此問題

應不應該換手機這個問題的傳統財務觀點分析如下。假設一支新手機的價格為C_new元,可以使用T_new年,則其均化成本LC_new為C_new * x^T_new / (1 + x + … + x^(T_new-1)),其中x為適當的資本成本參數(以個人來說應該是自己資產的投資報酬率期望值加1)。

另一方面,假設修復舊手機要花C_repair元,並且可以使用T_repair年,則該時刻手機價格現值為C_new / x^T_repair。

因此,在接下來T_new + T_repair年內,直接買新手機的總成本現值為LC_new * (1 + x + … + x^(T_new + T_repair) - 1),先修復手機再更換的總成本現值則為C_repair + LC_new * (1 + x + … + x^(T_new-1)) / x^T_repair。前者減去後者的趨避成本只要小於0,就應該更換手機。

(注:理論上不論新舊手機,衡量時皆要考慮過程額外的修復成本期望值,但這裡為了簡化計算暫略。)

下圖是設定C_new = 12300元、x = 1.05/年、C_repair = 2600元的條件下,不同(T_new, T_repair)組合下的前述的差值函數。額外地,不同(T_new, T_repair)組合發生的情況可視為一機率函數,因此可以求出換手機與否的趨避成本期望值。

可以從圖中看出,只要預估舊手機維修後還能運作超過半年以上,
基本上就不應更換手機。


氣候觀點分析此問題

假設我們用氣候觀點看待此問題,卻意外地會得出截然不同的結論。

手機大部分的生命週期碳排來自製程、運送和回收,大約佔了85%;剩下的15%才是使用階段的碳排。假設手機零件的製程碳足跡和其零件成本成正比,可以推估舊手機故障零件的製程、運送、回收碳排佔整支手機生命週期的18%。因此,舊手機為了續用T_repair年而更換新零件的生命週期額外碳排會是原來手機整體生命週期碳排的18% * T_new / T_repair。另一方面,新手機的製程、運送和回收碳排攤提在T_repair年則為原來手機整體生命週期碳排的85% * T_repair / T_new。前者減去後者的淨增碳排只要大於0,就應該更換手機。

在這樣的條件底下,如果預計新手機可以使用4年,則舊手機維修後,至少要再良好運作1.68年,才能真正減少這段期間兩支手機的淨氣候效應。考慮使用階段碳排上,老舊手機的能源效率可能比新機種差的情況,就更不應該買新零件讓舊手機延命。



碳排組成影響不同產品的氣候導向決策

從前面的分析可以知道,一種產品生命週期碳排的組成,會很大程度氣候導向決策的性質。比如,如果今天是考慮舊建物部分翻修或拆掉重新設計節能建物的話,最重要的衡量標準反而就會是使用階段碳排了。

回到手機和其他性質類似的3C產品,從本文分享的簡易計算,我們可以得到一個通用的原則:如果像我一樣3C產品平均使用年限都較長、而產品在瀕臨設計年限故障必須更換零件時,買新產品就可能是對環境比較友善的決策;但如果是在平均使用年限的一半左右就故障時,更換零件可能就是比較合理的選擇。

至於平均使用年限較短的使用者,如果要改善自己3C產品使用習慣的氣候效應,嘗試一些手段增加平均使用年限可能是最有效的做法。

當然,消費者自行計算自己消費行為的氣候效應,只能算是增進氣候意識的一種環境教育手段,對於整體氣候政策的走向並不會起到決定性作用。只有聯合眾人,根本性地要求科技大廠和其上下游產業鏈逐步落實100%綠能和碳中和等承諾,才是讓這個產業能逐步達成永續的治本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