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歐燃煤除役之路:綠能將如何汰換該區傳統電廠

能源萬象

關鍵字

※封面圖片:Steam and smoke rise from the Belchatow Power Station in Rogowiec, Poland, on Thursday (December 2018).
The COP24 climate conference is being held in nearby Katowice. 

 


中歐燃煤除役之路:綠能將如何汰換該區傳統電廠?


文/Tony Yen (媽盟特約撰述)​

波蘭、捷克和德國是歐洲目前最主要的燃煤發電國家。其中德國政府宣布在2038年全面除煤,波蘭捷克則在2050年以前沒有相關規劃(捷克在近期將做更新)。現在,一份跨國合作的報告,揭示三個國家如何透過加速設置再生能源,達成2032年以前全面淘汰燃煤電廠的目標。

德國能源轉型智庫Agora Energiewende近日和波蘭能源智庫Forum Energii與捷克的合作夥伴,聯合發布了三國如何加速除煤進程的重量級報告:《歐洲褐煤三角的現代化:向安全、低成本、且永續的能源轉型邁進》(Modernising the European lignite triangle: Towards a safe, cost-effective and sustainable energy transition)。這份報告揭示了三個歐洲最主要的燃煤發電國家如何透過加速設置再生能源,在2032年以前全面淘汰該區域燃煤電廠,以達到比三個國家目前政策更迅速、更便宜、也更環保的能源轉型。


再生能源將是加速減煤的關鍵

該份報告的模擬結果,再次印證綠能才是能源轉型過程中,減煤減碳最關鍵的主角。

即使沒有積極政策、單以市場力量決定能源轉型進程的參考情境裡,2030年風光在波蘭的電力系統佔比也會達34%、2040年則達48%。另一方面,2032年除煤情境裡,2030年波蘭電力系統的風光佔比即可進一步達到43%、2040年則可達到52%。

不同情境下,波蘭能源轉型的進程。


捷克的再生能源發展,對於加速除煤則更關鍵:參考情境中,2030年捷克風光僅有4TWh的發電量、2040年也僅有20TWh;在2032年除煤情境裡,2030年捷克風光發電量則可達到8TWh、2040年則達到30TWh。

以再生能源為主體的能源轉型也被報告證明有助於減少批售電力價格:2032年除煤的情境相較參考情境,德國2040年的平均批售電價從每千度50歐元下降到每千度47歐元、波蘭從每千度68歐元下降到每千度66歐元、捷克則從每千度56歐元下降到每千度47歐元。

對波蘭和捷克來說,再生能源的加速設置,更可以減少能源轉型中期,它們仰賴外國進口電力的情況:2032年除煤的情境下,相較於參考情境波蘭在2030年可減少5TWh的電力進口量、捷克則能在2030年代從電力淨進口國轉變成電力淨出口國。

最後,或許最重要的,2032年除煤的情境下,三個國家都能得到比目前各自氣候目標更積極的減碳成效:德國在2020年到2040年期間將比參考情境再減少410百萬噸二氧化碳當量的排放量,波蘭能減少158百萬噸二氧化碳當量的排放量,捷克也能減少95百萬噸二氧化碳當量的排放量。

不同情境下,波蘭電力部門的碳排放量下降趨勢。


核能不僅不需要  也不具成本有效性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目前波蘭和捷克都有設置新核能機組的規劃,本報告中的各個情境皆不考慮這些計畫得以實現的可能。報告中提到的原因有二:其一,核能相較於再生能源,成本太過昂貴;其二、核能相較於再生能源,完工時程不確定性太高。因此報告假設三個國家到了2022年以後,核能的裝置容量只剩下捷克現役的機組。

關於核能和綠能發電成本的比較,報告中給了底下數據:在目前,波蘭核能發電成本已經高出太陽能和陸上風能的20%、到2030年亦將高出71%至93%、2040年則將高出將近一倍;捷克的核能再生能源的發電成本比較,也有類似趨勢。

波蘭核能與綠能發電成本比較。

 

捷克核能與綠能發電成本比較。


至於核能完工的不確定性,波蘭政府新核電廠目前預計2033年上線,而捷克政府的新核能電廠計畫也至少要2036年才能上線,這些時程都將趕不上報告中提到2032年以前加速除煤的時程;另外我們不應忘記的是,全球各地的核能計畫都有慣常性的工程延宕問題和預算超支問題,因此執意興建這些機組,恐怕只會更加拖累兩國的能源轉型進程。


結論:跨國區域合作  是加速能源轉型關鍵

本篇報告證明了以發展再生能源為主的轉型路徑,得以加速除煤、減碳且提供更便宜的電力。但這樣的轉型若要發生,各國必須將再生能源納入更重要的腳色中,對波蘭和捷克來說更代表必須考慮取代當前核能為主的能源規劃。

另外,雖然加速除煤對三國社會整體有最大的好處,該報告警告,單一國家如果選擇不做任何事,可能會降低其他國家加速減煤的有效性、對歐盟整體的減碳路徑和電力系統規劃也可能都會有非預期性的影響。因此,盡早進行跨國性的除煤時程討論,將是這個2032除煤情境成功與否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