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遊行中,「這群腦子只有核電的人,今年又來了...」

氣候變遷

關鍵字

※封面圖片:源自RSPRCTaiwan推特

 

氣候遊行中,「這群腦子只有核電的人,
今年又來了...」


文/Tony Yen (媽盟特約撰述)

上週Fridays for Future全球氣候遊行,是肺炎疫情後首次全球實體串聯。當眾人積極討論如何透過系統性變革和全面轉型,守住增溫2度C、甚至1.5度C的防線時,不意外地,擁核人士再度試圖把辯論主題困在「到底要不要核能」的泥淖當中。

事實上,這不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情。去年3月的全球氣候遊行串聯後,Greta Thunberg已經針對這個議題做過回應:「只要我們繼續讓『那核能咧?』這種論戰持續存在,(認真地面對危機)就不可能發生。這是在浪費我們的時間、這是一種氣候緩靖主義。」

她的說法至今仍有效。一年半過去,如果有甚麼改變,那就是綠能和核能孰優孰劣的答案,更加清晰了:即使在肺炎疫情肆虐的當下,綠能仍逆勢保有成長動能,且日益便宜;相反地,核能產業的噩耗不斷,近期就發生一週內七部核能機組宣布執照到期前除役日立正式推出英國核電計畫等等。最近出爐的2020年版世界核能產業現況報告,再次揭露這樣的事實:放眼世界,13部本應於2019年開始發電的核能機組,僅6部辦到;2020年上半年則沒有任何一部核能機組上線(下半年截至完稿為止也僅兩部)。

在遊行期間與之後,擁核擋綠的人士念茲在茲想指鹿為馬,將歐盟綠色政綱講成全力支持核能發展的能源規劃;實情卻遠非如此。德國、比利時、奧地利、義大利、葡萄牙、丹麥、瑞典等等諸多歐盟會員國,國內已經達成或有規劃達成非核目標;那些妄想未來興建新核電廠的國家(捷克、波蘭),其規劃和全力發展綠能相比,被能源轉型智庫視為毫無經濟性;那些正在興建新核電廠的國家(法國芬蘭),則面臨工程不斷延宕、預算超支的窘境。

只要看看那些能源轉型進入加速階段的地區,就知道對抗人為氣候變遷的真正解方是甚麼:2020年,德州預計裝設的風能發電機組總量,相當於過去五年加總,太陽能的裝設量,則將較去年成長三倍。現在德州等待審核併入電力系統的案件,太陽能達75.3GW、風能達25.5GW、電池達14.5GW。那核能咧?不好意思,0GW。

澳洲能源轉型專家Simon Holmes雖然對各種新式核能選項的可能性保持開放態度,但在回應維多利亞州州議會的諮詢時,仍務實地提出:「諮詢的委員們應該要留意,即使便宜的(新式)核能在未來真能開發成功,它也許會對一個提供廉價、可靠、和乾淨能源的電力系統有所助益,但絕對不是這樣子的能源系統的必要條件。」

核能最多僅是可有可無的配角,綠能才是能源系統低碳化的必要條件,這是所有認真做能源系統模擬或分析的學界業界專家都應該會接受的論點。因此,一邊說為了阻止人為氣候變遷加劇而要發展核能,一邊卻整天用過時的基載教條攻擊綠能的天然特性,這種擁核擋綠的言行,才是真正在氣候議題上打假球。

話說回來,國際核綠產業的大方向,或許和台灣能否選擇核能並沒有直接關係。台灣的核電廠廠址多處活動斷層附近、有的機組現在連用過燃料棒都拿不出來(因為用過燃料棒池已經爆滿)、更別提核四這種續建還要花多久多少錢都不知道的無底錢坑......2025年以後是否續用核能,在台灣從來都是假議題。工程、法規、地方政治上辦不到的事情,要拿出來當拖延其他有效的氣候政策的藉口,除了滿滿的惡意與自私以外,我想不出任何良善動機。

關於每次討論氣候議題都要前來鬧場、轉移焦點的擁核擋綠人士,我心裡的感想正如長期推動台灣氣候法規政策健全化、加速能源轉型量能的立委洪申翰所轉述的:「這群腦子只有核電的人,今年又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