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雜誌提名爭議中,看台灣人對國際環境運動的疏離

能源萬象

*封面圖片:Ende Gelaende佔領運煤鐵路。拍攝者:Jullia Legeli,
於德東Brandenburg邦Koppatz鎮上(鄰近Jänschwalde褐煤發電廠)。



時代雜誌提名爭議中,看台灣人對國際環境運動的疏離


文/Tony Yen (媽盟特約撰述)

在11月底的週末,我跟朋友到德波邊境Lautsitz地區的褐煤礦區參加Ende Gelaende的堵路運動。約莫同時,有個朋友正在做探討全球各地Extinction Rebellion運動脈絡差異的廣播節目,有訪問我東亞地區(特別是台灣)為何沒有提倡較基進的環境運動的草根組織。

我們展開了一段蠻深入的對話。印象中,我給了兩大理由。其一是台灣的環境運動沒有一個夠深的左翼論述基底支撐,歐美人稱Solidarity、港人所謂不割席的概念,台灣社會相對薄弱。所以我們的能源轉型談的是講綠色經濟成長、國際企業綠能100的趨勢,再來就是比較區域性的環境問題,比如空氣污染等等。

這些當然也都是很重要的議題切入角度,但相對地,台灣的環境運動就很少從全球尺度來談我們對能資源進口國的環境影響、或者我們對全球氣候正義和核擴散防範的義務。這些比較左翼的論述是無法在台灣取得足夠共鳴的。

我們接著聊到這種東亞地區缺乏左翼政治基底的緣由。我朋友較理解港台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各種意義上的中國因素,包括對中關係主導台灣政治使得政壇變成兩種國族主義的對決、以及中共標榜社會主義後對台灣社會造成的恐共氛圍;香港某種程度上也有類似的狀況(雖然目前並不存在一個明確的香港國族主義)。但日本、南韓等地氣候運動的消極又該如何解釋?

其實我也無法真正去做一個全稱性的歸因,只能給出我的猜測:作為在二戰後經濟快速發展的東亞數個經濟體,即使大多已經民主化、並擺脫早年威權體制,當時那種不斷成長的經濟神話仍然持續留存在這個區域的人民心中,造成「拚經濟」、「無限發展」依舊是政治的主流議題、甚或唯一的議題。

也就是說,即使東亞這些成熟經濟體,早已在各種定義上可以視為Global North、晉身已開發國家之林,他們內部人民的心態上,很有可能還是把自己當作開發中國家的方式,放置在全球的脈絡當中。

更不用提台灣一直受中國打壓、隔絕於國際外,往往有一種「全世界都對不起我,我又何必為他人設想」的聲音,在我們進行全球性議題的討論時出現。因此,台灣的進步議題,很難用前述的那種Solidarity的角度去進行討論。

這種情況在氣候罷課發起人Greta Thunberg被選為今年時代雜誌封面時,充分表露。持平來說,時代雜誌的評選機制,確實有諸多瑕疵(比如他們總得說明網路票選的意義,和定量影響為何)。然而這些都不能正當化台灣網路社群在票選期間和評選結果出來後的種種詭異行徑。

時代雜誌年度人物票選期間,台灣各大粉專的催票策略是,除了「香港人民」這個選項以外,其他所有被提名人/人群,都應該投否定票。這象徵著對世界各地抗暴事件的一個狹隘的競合觀:即使是同樣爭取自決權的庫德族人、即使同樣是爭取更好生命的難民,他們的故事都不值得按讚支持,因為封面只容得下一個故事。在這樣的思維下,其他世界各地發生的苦難都不具有真實性了;只有香港,這個台灣的殷鑑,才值得被關心。這種情況下,網路票選結果,是否因台灣網民、加上歐美極右翼網路社群動員灌票後失真,是可以被懷疑的。

事實上,如果真的用這種非此即彼的競爭心態,看待世界各地今年的抗暴事件,氣候罷課才是最具有資格做概括所有議題的行動。固然,在香港的民主抗爭讓世人看到中共一國兩制神話破滅、極權國家維穩時常用的「吃得飽誰管民主」等慣常論述也不攻自破,這是香港人對世界無可磨滅的貢獻;但能夠廣泛地囊括當今所有議題的根源、並且感召全球各地人們、對各國政壇造成重大影響的,非氣候罷課莫屬。從這幾點來看,Greta Thunberg被選為年度人物,雖然可以討論是否有運動造神的性質,但根本的正當性是存在的。

但這不代表氣候行動的倡議者陷入同樣非此即彼的競爭思維。在歐洲的氣候行動者普遍支持庫德族人持續的自治訴求、讚揚自治區內永續發展的嘗試;而在黎巴嫩,一場燎原大火引起的廣泛反政府示威裡,環境議題當然就成為重要的討論面向,讓氣候行動者可以用氣候變遷的觀點切入。更不要說這些氣候罷課的組織者,大多也是同情香港抗爭的。Greta Thunberg本人如是,而常常在她身旁組織氣候罷課相關後勤的Luisa Neubauer,則屬於德國主流政壇中、支持港台最有力的德國綠黨的青年倡議負責人。港台Fridays for Future相關組織在香港民主運動爆發後,也持續支援相關後勤需求。

也就是說,即使不認同時代雜誌的遴選機制,或者更陰謀論地說這是紅色滲透的結果,我也完全看不出任何理由在評選結果出爐後,無視氣候罷課一年來在世界各地的成果,對一個16歲少女做人格抹黑。反過來說,難道歐美左派就可以因為川普那些策略性考量的挺港發言,唾棄香港當前仍極具活力的民主運動嗎?

也許將視線過度聚焦在香港的我們,已經忘記全世界的年輕人都正在遍地開花;在一整個世代都在翻騰狀態的當下,台灣人應該可以學習用更宏觀的角度,看待香港與自己的歷史角色。

任何想爭論香港還是氣候罷課比較重要的網民們,
看到這一推串就應該反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