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災民立場不一的現況

核能議題

福島災民立場不一的現況


文 / 宋瑞文(媽盟特約撰述)

日本「內部被曝市民研究會」的川根真也,接受福島災民團體等單位的邀請,在各地演講「不吃福島生產的食物真的是歧視嗎?」儘管標題帶著問號(下圖),但內容百分之百地質疑了支持核食的說法。

 


*圖片:災民團體為川根真也演講製作的海報(出處)。


另一方面,也有不少支持福島食材的文章。在福島市長大的作家林智裕撰文,敘述國外名人如何享用福島美食,而距離車程約一小時左右的東京人,反而不買帳,「民調顯示,有50%的東京人認為,住在福島將來會有健康影響。」他認為這都是一些名人胡說八道的結果,「認為福島危險的謊言,一直傷害福島人。」

然而,和林智裕以為的不同,「內部被曝市民研究會(日文原名直譯)」是日本相當用功的反核組織之一,學者輩出,理事長為名古屋大學名譽教授暨物理學家澤田昭二,副理事長為岐阜環境医学研究所所長松井英介,還有專攻遺傳學的前筑波大学教授生井兵治、北海道深川市立病院内科部長松崎道幸等。在該組織的一篇有中文版的專訪裡,不時引用學術著作或論文。

在台灣,支持核食的報導也不罕見,比方介紹福島農民去除核輻射污染的努力,或產品通過檢測,在科學上有所成果等等。然而,有福島團體接受中文媒體專訪,表示目前的核食檢測多為緊急式,檢測時間短則30分鐘(參看下圖),跟災前檢測要耗上6天的時間(包括前置作業等)無法相比。

 


*緊急時食品放射能測定的方法。時間越長,下限值越低。(來源:農林水產省)
 

在日本國內,對核食的看法南轅北轍;甚至,即便是反核人士,對福島核污染問題的態度,廣河隆一舉例分析,在繪本作家松本春野所寫的文章裡,介紹那些選擇返鄉的人,被質問不顧孩子健康的窘境,「她不會說這是批判,而是毀謗中傷,是大家不信任政府跟東京電力的關係,是福島人還不知道真相所致。」「這種文章典型的構圖是,講福島壞話(風評被害)的是福島縣外的人,福島人是犧牲者。反覆使用這種修辭。」

如果真的安全無虞,相信大家都會為福島人鬆一口氣,然而廣河隆一針對松本春野的說法,向專家求證的結果,恐怕天差地遠也不足以形容。
可能也天差地遠。


反核不等於反福島輻污

2016年,著名的日本核災記者廣河隆一寫道:「災後5年,福島安全神話突然翻盤復活,說福島安全的人充斥大媒體的版面,而且這些人不是跟核能或利益有關係的人,而是對東電憤怒,打從心底疼惜災民的人,因此像這樣讓人感覺有良心的文章登出來,效果很大。」

 


*日本媒體報導不吃福島米的福島農夫。



*民間製作的福島核災土壤污染地圖。以車諾比標準(37000貝克/平方公尺)為界,
超過用黃色來表示。(出處

 

前京都大學核能學者小出裕章:「儘管感到遺憾,現在以福島為中心的廣大東北與關東地區,如果依照日本法律的話,汙染到了放射線管理區域的程度。被汙染的不是『風評』,而是實際上的損害。由於原子力緊急事態宣言的緣故,在汙染地上,包括嬰兒在內的人們被捨棄了。



*前京都大學核能學者小出裕章在2018年初演講截圖。(出處
 

所謂放射線管理區域,是只有像我這樣的放射線從業人員才能進去的,是成人因為有薪水加給,才被許可進去的(參考上圖)。可是,即便是放射線從業人員,在管理區域內,連水都不可以喝。

(在福島生活的)人沒有辦法抱持著恐懼活下去,想要忘記核污染,和國家一起積極地忘記這些事情。結果,變成只要一開口說污染,反而被說妨害復興工作。可是那些因為污染避難在外的災民,也是被害者。事情不該是這樣,原本被害者應該團結努力,一起對抗加害者才對。」


*本文相關編譯與轉寫,承蒙上前万由子女士審閱。